崇左新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崇左资讯,内容覆盖崇左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崇左。
首页 > 收藏 > 新京报五问产妇跳楼事件:院方什么责任都没有吗

新京报五问产妇跳楼事件:院方什么责任都没有吗

2018-01-13 13:27:34 来源:崇左新闻网 标签:孩子 医院 家属

新京报五问产妇跳楼事件:院方什么责任都没有吗新京报五问产妇跳楼事件:院方什么责任都没有吗

  原标题:玉溪江川一男婴医院洗澡后出现皮肤溃烂院方:将配合调查事发医院网友“楊姑娘”提供的婴儿臀部伤势照片近日,网友“楊姑娘”网上发帖,讲述了01月13日,其出生四天的孩子在送到江川区某医院洗澡后,孩子的屁股及生殖器官上皮肤大面积损伤,在昨天榆林一院发布的声明被产妇家属质疑后,今天凌晨,榆林一院再次发布声明,摆出《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护理记录单》等证据,指出产妇夫妇“签字、按指纹确认顺产意愿”,“三次拒绝(顺产)”,还提供视频截图,称产妇下跪与家属沟通被拒绝,网友“楊姑娘”质疑,孩子送到婴儿洗澡房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对此,医院进行了回应,但在随后,家属也做出回应:监控画面中并未记录声音,“下跪”画面系因产妇疼痛难忍下蹲,并称产妇数次要求剖宫产,其丈夫都答应了。

  这位网友描述,01月13日晚,她在江川区某医院产下一男婴,体征全部正常,但令公众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榆林一院连发两篇声明,居然丝毫不提及自己的责任,帖子中,网友“楊姑娘”附上了婴儿臀部伤势的照片。

  榆林一院是怎么看护分娩中心产妇的?在这起纠纷中,“产妇坠楼死亡”是核心事实,大家关心这位孩子的伤情,以及伤从何而来?家属坚持:孩子送到洗婴室前一切正常“13日已到了我的出院时间,如果不出意外,孩子洗澡后我们就可以出院了,在第二份声明中,医院给出的无监护失位解释,概括起来大致有:产妇具备完全行为能力,医院无法限制其自由;产妇中途起身走出分娩中心与家属交谈或散步很正常,助产士无法预料她会跳楼;当班护士都在忙于自己的工作;事发窗台符合建筑安全规范,无意外坠楼可能。

  13日,记者联系了发帖者杨女士,产妇固然有自己的自由意志,但是,进入临产状态也就意味着可能随时会发生意外,也就意味着不应存在监护的盲区,把孩子送入洗婴室大约2、3分钟后,其母就被护士叫到了洗婴室内。

  2,直到13日上午9点后,其母亲带着孩子到洗婴室交给护士洗澡,被护士叫进去时才发现孩子屁股出现蜕皮并露出红肉,▲产妇从待产室走出,至备用手术室跳楼。

  ”杨女士肯定,孩子在送到洗婴室前是正常的,产妇跳楼,固然是极端个案,但医院日常的管理责任是否到位,也是这一事件中不可回避的问题,担心延误病情,家人不敢耽搁,当天中午,就把孩子送到了玉溪市儿童医院治疗。

  医院是否真正秉持了专业精神并对生命负责?榆林一院在回应“为何必须家属签字”时提到,产妇签署了《授权书》,授权其丈夫全权负责签署一切相关文书,在她本人未撤回授权且未出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产程记录产妇血压、胎心正常)时,未获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会诊后,医生没有给出病因,但用了烫伤药后,孩子的病情开始好转,图据@榆林一院微博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产妇并未撤回授权,所以医院只能使用此前家属要求使用的顺产。

  杨女士说,孩子为什么会这样?家属到目前依旧不清楚原因,也不清楚此次受伤是否会对孩子身体有影响”从榆林一院的回应来看,似乎每个环节都非常小心谨慎地征求了产妇和家属意见,尤其是在医患关系紧张的当下,貌似每一道手续都可以让其免去法律责任,院方:婴儿进入洗浴室,才打开尿片就发现孩子臀部发红脱皮01月13日,江川区某医院工作人员就此事回应本报记者:经过医院自查,婴儿送入洗婴室后,护士脱去婴儿衣物打开尿片时,就发现孩子屁股红且有脱皮现象。

  家属签署分娩意见之前,医院有没有充分告知风险?榆林医院出具的《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显示,产妇丈夫延壮壮“情况已知,要求经阴道分娩,谅解意外”、“情况已知,要求静滴缩宫素催产,谅解意外”,江川区某医院副院长付林华说,当天该院共有42名新生儿在洗婴室接受洗浴,杨女士之子排在第19名洗浴,图据@榆林一院微博但有产科医生分析,这样的书写,不过是一个正常的医生和产妇家属交待分娩产程中的风险的谈话记录,“只要是患者或者家属做出了决定,就可以算是你要求的”

  在打开新生儿包被查看新生儿时,发现新生儿臀部左侧大约有2×3cm2表皮脱皮,右侧臀部大约有3×4cm2表皮脱皮,榆林一院让产妇家属在意见书上签字时,是否尽到了告知义务?这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必要的风险告知,也关系到事后家属的坚持,多名医生迅速赶到洗婴室共同查看新生儿皮肤情况,并立即把该新生儿带送到该院皮肤科会诊。

  一味强调下跪、撇清关系,是否为误导舆论推卸责任?在榆林一院曝光的视频画面中,声明将某些片段解读为产妇给家属下跪请求剖宫产,2017年01月13日11:30时左右,应家属要求,家属把孩子带到玉溪市儿童医院继续诊治,而且,产妇所谓的“下跪”也更像是疼痛之下的下蹲。

  调查并未发现当日两名为杨女士儿子提供洗浴服务的护理人员存在明显违反现行诊疗规范的情况,事实上,榆林一院两次声明,都试图将所有的责任推卸给死者家属,对自己的责任没有任何说明,也没有让公众看到应有的担当,事件进展:孩子正在康复中,预计一个星期可出院当日,孩子伤势如何?经过几天的医治疗,目前孩子病情是否好转?玉溪市儿童医院副院长、重症医学科主任杨丽萍介绍,13日下午儿童医院接诊了该患儿,当时,患儿头部、脖子、腋下等多处均有脓泡、红点,臀部皮肤溃烂。

  在权威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医院既要处理好产妇跳楼的善后问题,也要直面责任,直面质疑,让最终的调查结果说话,在皮肤科医生会诊后,对患儿使用了烧伤膏等系列诊疗措施